当前位置:首页 > 南街新闻 > 时事评论 > 正文

忆南街勇士谢文飞

发布时间: 2015-02-24 06:33:03   作者:wechat   来源: 微信   浏览次数:

【李非日夜谭】忆南街勇士谢文飞我与谢文飞的认识,是在2013年的夏天。是经另一网友袖子的介绍与文飞互加的QQ,之后有了简单的网络交流。而第一次见面,则是在当年岁末隆冬季节。坐地铁到南站,再坐上15分钟的摩托车,才到了与广州接壤的佛山黄岐他的租住地。他与几位兄弟租住的二居室房子,除了床和桌子,几无它物。就是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中,也丝毫没有浇灭他和南街同伴们对社会公正、民主宪政追求的满腔热情。文飞留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热情、智慧、思路敏捷、健谈。并非全然“寸草不生”的脑袋,却留着葛优一般的“亮发型”。俗语谓“聪明的脑袋不长毛”,似乎正印证了文飞兄弟的绝顶聪明。他那笃定的眼神,我想底气该是来自对中国必然走上民主化的坚信和破釜沉舟的决心。他蛮喜欢笑,甚至于笑起来像孩子般的天真无邪。他脸上绽放的纯真笑容,让霾世中艰难跋涉的我仿若看到一片APEC蓝,心灵为之澄澈。此后,我与文飞有过几次饭聚中的碰面,遗憾一直没有与他有过深入的交流。只是之后,我开始关注他的行踪和文字。何曾料到,这位连微笑都略带几份羞涩的兄弟,如同民主圈里的一匹黑马横空出世。在不到两年时间里,他纵横驰骋于全国各地,曲阜、建三江、郑州等国内重大事件几乎无役不与。无数次在街头勇敢地举牌拉布表达政治权利诉求、声援各地被打压遭迫害义士和普通公民,他追求公义和大无畏的精神赢得了同仁前辈的交口称赞和网友们的尊敬。 在这个国家里,犬儒主义的大行其道,造就了无数世故圆滑、不问是非、惟利是图的国民。在当前政治高压下,更是人人自危、噤若寒蝉、明哲保身!文飞的可贵就在于:在谎言的国度里,他如安徒生笔下那个指出皇帝一丝不挂的小孩,直陈当下人权灾难以及体制之弊;他不但坐而言,更是起而行,一次次为受迫害的公民奔走呼号。文飞的行动屡屡突破当局的底线,自然遭到忌恨。对他的打压也就如影随形。我们且不妨先看看文飞被有司“人民民主专政”的记录吧:2013年9月30日,谢文飞与陈剑雄举牌“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被广州市警方刑拘30天;2014年5月8日,谢文飞被佛山市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30日,事由是“纪念林昭和曹顺利”;2014年6月26日,谢文飞因与王福磊、王默等在广州举牌,发起寻找民主异见人士张圣雨的活动,被石围派出所警方行政拘留7日;    2014年10月3日,谢文飞穿着黑衫,在广州市街头拉横幅声援香港“真普选”,被广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又因在看守所的监牢里喊口号,被广州市越秀看守所管教曾实施“定镣”处罚,时间长达104个小时;2014年11月,又被广州市检察院更换罪名,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最后一次进去至今已经4个多月,且已从涉嫌“寻衅滋事罪”变更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恐怕此次凶多吉少!记得文飞曾说过,如果哪一天再次被捕定罪,他希望最好是“煽颠罪”,因为“煽颠罪”是对他最大的褒奖。众所周知,“煽颠罪”是特色国家仅有的“特色”,而在民主国家根本不存在。“煽颠罪”加诸文飞身上意味着什么也就不言自明了。如今,文飞兄弟也算是求仁得仁修成正果了!每人所走的人生道路皆有迹可循。而颇具“革命者”气质的文飞,其看似偶然走入这条民主路背后,我却看到了必然。以下我试图通过文飞的人生轨迹和点点滴滴来解读他。谢文飞原名谢丰夏,网名“南街谢文飞”,1977年4月7日出生,湖南省郴州市人。父母皆为老实本分的农民。他自少年时就养成了嫉恶如仇、打抱不平的个性。在进入民主圈之前,他曾在广州新塘做过诸如猪头肉一类的熟食。他发现,旁边同样做熟食的竞争对手,其猪头肉的价格总是比他卖的便宜许多,以至于他的生意一落千丈。很快他便找到原因:对手所采购的是低价的病死猪头肉回来加工,而文飞则一直恪守道德底线坚持采购新鲜猪头肉,不屑于这种偷奸耍滑的无良做法。自然,他的熟食铺子很快倒闭。之后他进了一家服装厂成为流水线的一名工人。由于他的聪敏好学,不久便成为技术工。虽然辛苦,但也还算有不错的收入。在辛苦忙碌的工作之余,上网关注时政与网友交流成了文飞最大的乐趣。而真正让他产生精神蜕变乃至思想升华的,是2013年4月份发生在合肥的民运人士张林女儿小安妮被失学事件。这偌大的一个国家,竟然容不下一个孩子的一张书桌!美丽可爱的小安妮那双求学若渴和无助的眼神,深深刺痛了他那颗柔软的心!    他开始陷入了痛苦的思索:“我能够为自己生存的这个社会做些什么?我还能像少年时那样,完全按照自己善良正直的初心做人吗?”此后,他开始大量关注维权事件和社会上的正义人士的消息。同年7月16日,他从网上获悉新公民的许志永先生被捕,并有幸读到了许博士的文章《这十年》,许博士的公义、博爱和担当让他为之深深震撼!他不但大量关注许博士,并开始付诸行动:他致电与许的辩护人刘卫国律师沟通,他发博文《郑重声明+联署倡仪书》,他在网上为许博士大声疾呼。一连几天,他几乎每天都关注许博士和其他公义人士至凌晨2、3点,白天8点钟拖着疲惫的身子上班。当他向工友们提及许博士时,工友们均不知许为何许人,这令平时能够与工友良好沟通的他,突然变得异常的沉默。他“突然领略到了聋子的悲哀和哑巴的痛苦!!”    网络自媒体时代的启蒙,唤醒了一批网络公民。不少网民逐渐开始从线上关注维权个案到线下活动。部分勇敢的公民则经常走到街头,为民主、为民权举牌表达诉求。而在南方的广州、深圳等沿海城市,更是得风气之先,经常有公民走上街头用举牌或拉布方式表达政治或维权诉求。其中,“无组织、无领袖、无纲领”的共识化抗争力量——南方街头运动更是异军突起。被称为“街头钉子户”的张圣雨,则是南方街头运动的杰出代表。他主张公开政治表达和街头抗争并践行不止。这位穿着朴素如湘西老农般的勇士,总是冲在街头第一线维权,异常生猛。在短短的两三年间,他十几次被行拘或刑拘,甚至被殴打虐待。有人为此调侃道:“如果你要找张圣雨,他要是不在监狱里,那就在去监狱的路上!”张圣雨的英雄本色也就可见一斑。由于张圣雨声名远扬,文飞很快便与张圣雨取得联系,并在广州新塘与应邀来访的张圣雨见面。见面后才发现两人竟是一个乡的,这给他们带来不小的惊喜。在公交车站,张圣雨坐上文飞的电动自行车,笑谈“煽颠”史,文飞听得津津有味。共同的价值观和信念,让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而今,张圣雨也被关在广州的看守所里失去了自由。不知这两位好朋友在各自的监牢里时,是否还会偶尔想起曾经坐在自行车上笑的美好时光?每每念及失去自由饱受虐待的文飞兄弟,我常常心痛不已!他如勇敢的战士,一次次用单薄的肩膀肩住沉重的闸门,为了让黑屋遍撒阳光,不惜倒在闸门底下!他身上所具有的勇敢、决裂、抗争的精神气质,正代表了南方街头运动的整体气质。    最后,我想引用文飞在他的一篇文章《站出来》里的结尾作为本文的结束:“是我谢文飞站出来的时候了!      尽管我生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但它无法使我的赤子之心变色!      我生存在这个堕落的民族,虽然已经跪得太久太久!但它无法使我的铮铮铁骨屈服!      站出来吧!所有被专制极权统治的公民站出来,才能重新获得自由!      站出来吧!所有还在装睡的自甘奴,就算你愿意做可耻的自甘奴,难道让你的子子孙孙都做自甘奴吗?      站出来吧!勇敢地站出来!      大声地告诉全世界:      我们争的是天赋人权,它应该像阳光和空气一样,为我们每个人所拥有!”                                              (广州李非2015.2.10)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邮箱: nfjtyd@gmail.com Processed in 0.265 second(s)
Powered by 南方街头运动 Copyright © 2013-2014 www.nfjtyd.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