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南街新闻 > 行动声援 > 正文

隋牧青律师:【法律遭遇政治的扭曲—会见湖面一舟(叶晓峥)情况通报】

发布时间: 2014-12-23 00:09:16   作者:隋牧青   来源: wechat   浏览次数:

 

今天(2014.12.18)上午8.40,我再次赶到惠州市看守所,顺利会见了湖面一舟(昨天下午因提审未能会见),一舟向我讲述了被刑拘的缘由、讯问经过等。 据一舟讲述,12.12下午2时许他被传唤至惠城区公安分局,审讯至第二天凌晨2时许,持续进行约12小时酷刑式审讯,并长时间被紧铐在传说中的老虎凳上。 讯问内容:1、有否发布声援香港“占中”的言论、图片,是否声援香港占中的惠州联络人,有否经费?2、有否转发香港苹果日报等媒体关于“占中”的消息。(警察声言:苹果日报是在造谣,只有中央媒体发布的有关香港的信息可转发,转发其它包括网易、腾讯、凤凰网等媒体消息均为非法。)3、为何穿声援郭飞雄的文化衫。4、一舟曾因被禁止赴港而在网上发出有“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字样的图片并质疑“好在何处”是污蔑、攻击党和社会主义的犯罪。5、为何帮桃子顶贴喊冤。6、为何与李小玲等人一起在番禺法院门前举牌抗议。 因为一舟过往热心助人维权、监督公权、宣扬民主宪政,得罪了很多政府部门、官员,故综上讯问内容,基本可断定:一舟此次被刑拘,惠州警方借题发挥、借机打击报复明显。 从讯问警察那里得知,警方从10月开始严密监控一舟行动,却一直不制止它们认为的一舟的违法犯罪行为,偏偏等到“占中”结束、惠州“文明城市”称号复检结束(一个以公权腐败、野蛮著称的城市竟然是“文明城市”)、一舟即将赴京助人举报某些官员贪污受贿犯罪之机进行抓捕,惠州当局报复陷害一舟的企图昭然若揭。一位警察告诫一舟:在我们国家,法律遇到政治,法律就会变味。真是难得的大实话!因多年参与维权,曾两次被行政拘留(均因参与反汽车年票),加之一直有坐牢的心理准备,故此次被刑拘,一舟自言心理非常平静,因而在监仓时常笑容满面,以至于曾被同仓人误认为警方卧底。很多在押者知道一舟所为,对其非常尊重。 一舟还提到一件恶事:他此次被刑拘,惠阳xxx向警方举报、作证起了直接的催化作用,而一舟曾经不顾危险助其维权获巨额赔偿后双方反目,此人之无底线超乎想像。 问及监仓生活、环境,一舟说最近惠州市有一项“六加一”整治行动,有抓人指标,大量刑拘贩卖盗版光碟、成人用品、仿冒电子产品等产品的底层夜市小贩,却没抓一个批发商,现在同仓多是这类小贩。监仓每天强迫嫌疑人齐声呼喊“认真学习、接受教育、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的口号,一舟拒绝呼喊这种有辱人格、有罪推定的非法口号,每次都喊“贪赃枉法、灭绝人性、非常操蛋、很快完蛋”。

最后,一舟请我转达对关注、声援他的朋友们的衷心感谢,并郑重声言:一舟多年来始终如一把社会责任、担当放在第一位,对坐牢早有心理准备,对因维权而坐牢感到荣耀,期待一场能让世人见证的公开审判!2014.12.18 改革现行羁押制度是消减、监督警权的有效途径.

昨天(12.18)上午8.40分,我再次赶到惠州市看守所会见因声援香港”占中”被刑拘的湖面一舟叶晓峥(会见情况详见会见通报)。约近11时,会见即将结束,征得叶晓峥同意,我为其拍摄几张照片。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看守所警察通过会见室安装的摄像头发现我拍照,即刻前来干预,声言看守所明令禁止携带录音、录像、通讯等电子设备进入监区,不得为嫌疑人拍照,要求我删除照片。我当然拒绝,因为中华律协有明确规定,律师征得嫌疑人同意可以为其拍照。而看守所及驻所检察官认为:看守所的规定是根据公安部的行政规章制定,其效力高于中华律协的规定,律师应服从监管场所管理。对此,我回应如下:1、公安部关于禁止律师携带录音录像、通讯等电子设备进入监区的规定系规制律师执业权利的规章,按照法治原则,行使公权应有法律明确授权,现有中国法律并未授权公安部可以规制律师执业权利,故公安部对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制是非法的,对执业律师无效。2、中华律协名为民间组织,实为官方机构,其与公安部处于同一立法层级。公安部虽为强力部门,其立法层级并不高于弱势部门。而且即使中华律协确为民间组织,其立法层级与官、民身份无关,所方及驻所检察官的观点是“官本位”错误思维所致。3、如果中华律协关于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违法,那么应通过相关法律途径解决。而事实上,律师有权为嫌疑人拍照的规定已出台施行多年,本人在全国诸多看守所都曾为当事人拍照,虽然也曾受到非法阻扰,但尚无看守所敢于公开否定律师为嫌疑人拍照的权利。4、即使中华律协并未规定律师有为嫌疑人拍照的权利,按照法治原则,私人行事,法无禁止即可行,那么现有法律并未明确禁止律师为嫌疑人(在看守所)拍照,律师仍然享有为嫌疑人拍照的执业权利。5、公安部的规定既不合法,也无必要,因为几乎所有监区,均无手机信号。6、公安部的规定不但侵犯律师执业权利、尊严,而且事实上把嫌疑人视为罪犯(即使罪犯也有拍照权利),侵犯了嫌疑人的合法权利,违背了无罪推定原则。7、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共识,看守所作为强力部门不应也无权强迫律师删除照片,可循正常途径向律师事务所、律协、主管部门投诉。

双方辩论持续约3小时,期间所方致电我所在律所投诉无果,要求我写下事情经过,我答应后留书备案。最后与所长见面,双方简要交流看法后离去。可笑的是,我另外一部交由所方保管的手机,因为遗忘,至今仍留在看守所储物柜。

事件总体印象:虽然我与所方立场、观点截然不同,双方却基本做到了文明对话,在本人与警方打交道的经历中实属罕见。我曾与惠城区警方发生言语冲突,惠城区警方的颟顸、无耻令我印象极其深刻。相较而言,惠州市看守所的工作人员、领导均较文明,可为惠州警方表率。

此次拍照风波,产生一些关于人犯羁押制度方面的感想:

1、中国现行羁押人犯的制度是有罪推定的执法理念的结果,与现行刑诉法无罪推定原则相悖,既不人道,又为警方滥权留下太多制度空间。据我粗浅了解,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在押嫌疑人可以会见亲友,而中国只有律师才能会见。而律师的执业权利,又常常遭受警方肆意侵犯。

2、所以中国应尽快改革目前的羁押制度,普遍推行保释制度。落实保障人权的口号最重要体现在如何处置、对待嫌疑人、被告人。现行的保释规定,除腐败交易,鲜有受益者。

3、中国应仿效英美,尽快建立“人身保护令”制度,即由法院对警方羁押人犯进行司法审查,审查警方羁押人犯是否合理、必要的制度。若如此,即使无司法独立,对防止刑讯逼冤假错案等,相信也会有很大助益,有望真正形成对警权的监督、制约。

4、如有“依法、依宪治国,全面推进法治”诚意,必须改变“警察国家”形象,消减警方几无节制的超级权力,让检法摆脱警方附庸的尴尬地位。

2014.12.19

 

 

我来说两句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邮箱: nfjtyd@gmail.com Processed in 0.016 second(s)
Powered by 南方街头运动 Copyright © 2013-2014 www.nfjtyd.com, All Rights Reserved